《May'n☆Love》

關於部落格
『 Starring May'n ☆ 』
  • 434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換我,換你。第一章

 
********分隔線以下是正文********

換我,換你。
第一章
 
吳邪快瘋了。
打出了張家遺址後他便時不時感受到兩道極其強烈的視線。其實在遺址內他就感覺到了,只是當時情況不如現在安逸,他尚能忽略,但現下他連刻意找件事來分心都找不到!
這兩道視線中若有似無的那道是屬於悶油瓶的,為什麼說若有似無呢?因為每當吳邪轉頭,有六成機率會看見悶油瓶在閉目養神、三成在望天,就僅有那麼一成他會對上那抹淡定的黑眸,但只看一眼吳邪心裡就發虛,總逃命似地將頭給扭回來。
相較於悶油瓶,另一道視線則是狂妄且毫不避諱的,吳邪只和他對視了一次,卻換來一抹笑和一次輕佻的揮手。
那是黑瞎子。
 
『三爺,在去西王母國時你讓我看著小張,怎麼這才一眨眼的時間,人就給小三爺弄丟啦?』
 
這是黑瞎子在見到吳邪……吳三省(或者該稱他為解連環)時,開口說的第一句話,當時時間緊迫,吳邪只想著如何在四個星期內找回悶油瓶和胖子,沒有細想,僅隨口回了一句『我不知道你在說甚麼。』便趕著要出發,而也就這麼一瞬的交集可能成為了黑瞎子這樣瞧他的原因。
 
給盯著相當彆扭,吳邪根本沒心思吃晚飯,只嚼了幾口壓縮餅乾充飢後,便鑽進帳裡發呆。
「呼……
視線的消失總算讓他鬆了口氣,無邪在心裡暗自發誓從今往後絕不再搞易容這套,要再給人這麼瞧上幾回,非把他逼瘋不可!
忽地帳簾被揭開,吳邪反射性地轉頭去看,但只這一看就把他嚇得心臟漏跳一拍。
悶油瓶貓腰鑽入帳內,卻是瞧也沒瞧吳邪一眼,逕自地就往最裡邊的睡袋過去,半個身子縮進了睡袋裡,就坐在那兒闔眼歇息。
兩人就這麼一人一角落地坐著,帳篷其實不大,也就並排著擺了四套睡袋,吳邪在最外邊、悶油瓶在裡面,不遠不近的距離讓吳邪渾身不自在,他幾乎就在琢磨著要不要乾脆出去算了,但這樣出去也未免避得太過明顯,一拉一踞之下,他就還是坐在原位沒動。
斟酌一陣,吳邪心想,不如就等到悶油瓶真睡了再出去也不遲。想著便探頭往帳篷裡邊瞄了一眼「我操!」
幾乎是轉頭的同時,吳邪破口大罵,只見悶油瓶睜著一雙黑亮的眼正瞅著他,嚇得吳邪差點整個人向後摔出帳篷。
「我說小哥,你這麼不吭聲地看人是會把人給嚇死的呀!」
定了定神,吳邪硬是強裝鎮定地胡謅了句貌似合理的話出來。
而面對如此大的動作,悶油瓶仍是毫無反應地看著他,那對黑色眸子如無風的湖面一般淡定,就是眨個眼也沒有。吳邪在心裡暗罵自己一聲白痴,期待悶油瓶有回應就好比期待王盟能有點兒長進一樣地愚蠢。不料悶油瓶竟打破了沉默。
「我認得你。」
悶油瓶說得輕描淡寫,吳邪的腦子卻嗡地炸開了。
『悶油瓶認得三叔!』
這個念頭一下竄進吳邪的腦袋,眼前這只瓶子連自己姓啥叫甚麼都忘了,可為什麼偏偏就記得了吳三省?!
「你……你認得我?」
悶油瓶點了點頭,不假思索的那種,也不管吳邪有多震驚。
「你不是失憶了嗎?」
吳邪腦子轉阿轉的,直想著悶油瓶該不是恢復記憶了?!那可真是謝天謝地大吉大利。
可悶油瓶接下來的話,卻險些讓吳邪吐血。他說───
 
「我認得你,你是吳邪。」
 
要是吳邪口中有茶,肯定會一股腦地噴悶油瓶滿臉,但沒有,所以他只是把嘴張到下巴都快掉下來的地步。這句話簡直比晴天霹靂還霹靂,他知道悶油瓶話極少,一開口準是直勒核心,可這一勒未免也太蹌,差點他就頂不住了。
「小哥,你不是睡迷糊了吧?我那大侄子人可是在杭州吶。」
裝傻!裝死!總之抵死不認帳,一口咬定自己是吳三省就對了!
拿定主意,吳邪立馬擠出一抹笑,可心還是止不住地怦怦直跳,他幾乎可以感覺到自己背上正在沁出冷汗。
「我不認得吳三省,可我認得你。」
悶油瓶淡淡地說,總算讓吳邪明白了他說出那爆炸性發言的原因。因為他對吳邪易容而成的吳三省沒有陌生的感覺,反倒覺得熟悉,所以才說眼前的人是吳邪,只是這句話完全是事實,才會讓吳邪一時間慌了手腳。
知道了原因,吳邪自然不再慌亂,連忙笑道「就是我和小邪再像也不至於搞錯,小哥你也太逗了。」
認識悶油瓶的人都知道喬裝木頭是他的強項,所以吳邪也不意外他沒有後續回應,相反地,要是有那才讓人緊張;但悶油瓶此刻卻是盯著吳邪好像想再說些甚麼,可最終還是選擇了整個人鑽進睡袋裡去。
等了一會兒,見悶油瓶不再有驚人之舉,似乎真是睡了,吳邪這才放鬆緊繃的神經,無聲地長出一口氣。
繼續和悶油瓶兩人待在帳篷裡,吳邪估計自己只會再次胡思亂想瞎緊張,於是他緩緩爬了起身,極其小心地拉開簾子,就怕驚動悶油瓶,不料───
「吳邪。」「嗯?」
……娘的。
那瞬間,吳邪確信自己聽見了一聲很輕的悶笑。他吳邪肯定是個世界級的大白痴!就這一秒,剛才所做的一切偽裝全成了搞笑。
但悶油瓶可不是個會去顧及他人內心掙扎的人,儘管吳邪僵在那兒,他還是自顧自地將話說完。
「晚安。」
 
 
悶油瓶跟我說晚安,悶油瓶竟然跟我說了晚安!不對!現在可他娘的不是震驚的時候啊!吳邪你冷靜、淡定、淡定點兒啊!
會這麼試他,想必悶油瓶是早知道了,即使開始只是猜測,現在也是確定了,但他甚麼時候知道的呢?……不對,這不是重點,他如何知道的才是問題所在。小花給他找的人皮面具完美無缺,連他自己照鏡子時都給嚇了一跳;聲音也照著小花教的變過了,剛開始幾天他還猛以為三叔在同他說話,怎麼可能有漏洞!
「問題到底出在哪兒呢……?」
吳邪不清楚自己想了多久,只知道他來來去去把所有可能都考慮遍了,但別說一個,就是半個能成立的可能都沒有,想得他頭都要炸了。
「三爺,想甚麼呢這麼出神?」
轉頭正對上那副近得有些過分的黑眼鏡和滿不在乎的笑臉,吳邪立馬在心底罵了兩聲娘,還以為離悶油瓶遠點兒就沒事了,怎麼他就忘了外邊還有一個黑眼鏡呢?正想著要怎麼同他打哈哈蒙混過關,不遠處卻又走來一個人,一張就是天塌下來眉毛估計也不會挑一下的臉,操!不就是悶油瓶嗎?該死,他只顧著想怎麼把謊扯下去,卻忘了悶油瓶早早進睡袋的原因,今天的第一班夜就是這兩個大麻煩守的!他怎麼會蠢到沒去裝睡躲人呢?難道真是扮了三叔連老人痴呆也一併患上了?
但如今再後悔也來不及了,他抬眼看了看已經站在一旁的悶油瓶,想著究竟這謊人家肯不肯幫忙瞞下去。可悶油瓶只是坐了下來望天。
「沒想甚麼,人要老了總會想點兒過去的事。」
「過去有包含西王母那趟嗎?要不你給我說說後來你是怎麼出來的?」
我操你妹的你這陰險的死黑眼鏡,你他娘的這不擺明框我嗎?!
吳邪忍不住在心裡將黑瞎子全家上下祖宗兒孫都給罵了個全,他怎麼可能知道三叔怎麼出來的?他連那老傢伙現在是生是死都不曉得!
「怎麼?你想知道我還一定得說了嗎?」
學著吳三省的口氣掩飾自己的心虛,但黑瞎子仍是笑得一臉輕佻,似乎是早料到吳邪會迴避問題一樣;再看看悶油瓶,依舊沒甚麼反應,只是不再望天了,改成閉目養神,但不知怎麼地,吳邪總覺得悶油瓶刻意轉了個方向略為背對他,而這舉動給他一種『悶油瓶在生氣』的感覺。
搖了搖頭甩開這似乎不只是有點愚蠢的念頭,吳邪擺了擺手讓黑瞎子讓開,作勢要起身去歇息,黑瞎子也識相地退了開來,沒有要再刁難的意思,只是一邊的悶油瓶卻張開了眼。
「你,過來。」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